<var id="x1rb5"><span id="x1rb5"></span></var>
<cite id="x1rb5"></cite>
<var id="x1rb5"><video id="x1rb5"></video></var>
<var id="x1rb5"><span id="x1rb5"></span></var>
<cite id="x1rb5"></cite>
<var id="x1rb5"><video id="x1rb5"></video></var>
<var id="x1rb5"><span id="x1rb5"></span></var>
<cite id="x1rb5"></cite>
<var id="x1rb5"><video id="x1rb5"></video></var>

西峡贫困户郑副强的“夜生活”

处暑节气的八百里伏牛山,白天依然酷热难当,傍晚却透着丝丝凉意。8月28日下午7时,太阳刚坠落西山,山风便把暑气压了下去,整个山谷便显得凉爽起来。放下碗筷,郑副强连忙带上唱戏机和矿灯,起身往外走。

妻子撵出门外:“带条被子,外边凉?!敝8鼻克担骸白蛱齑?,不用?!薄澳悄阋估锛亲虐蚜弊永?,林子里蚊子多?!逼拮釉偃_?。郑副强笑了:“这事不用你交代?!?/p>

今年55岁的郑副强,个头不高,略显精瘦。他的老家是河南省西峡县桑坪镇张庄村最偏远的地方,从集镇出发,沿着一个叫九松沟的山沟走近20里才到张庄村,从张庄村向右折进一个叫龙门沟的山沟,再走10里,才见到他寄居的亲戚的家。虽然他家已与去年易地搬迁到集镇安置小区居住,但农忙时他还要经?!盎厣嚼铩?。这不,现在正值山上红香菌采摘的季节,这是个好收入项目,不能放过;种植的天麻正在长个头,嘴馋的野猪鼻子尖,闻得见,一立秋,夜里就出来拱吃天麻,得看。前些天他们从集镇回来,白天采摘红香菌,夜晚看野猪。本来夜晚是夫妻俩一起到山上去的,但由于红香菌采的多,夜晚得有人在家把它们烘干,所以妻子便留在了家中。

这个时候要在山下,天还亮着,可在山上,由于大山和林子的遮挡,四周便显得黑黢黢的。路边的野草开始上露水,湿漉漉的,不知名的小虫子在里边唧唧地叫着。约摸三四十分钟,郑副强便来到种天麻的地方——在一个不大的山坳里。山坳里长满了山茱萸树,树下便是郑副强种的天麻。山坳南边的斜坡上,有一个用塑料布搭成的简易棚子,里边用木棍支起了一张简易床。郑副强第一件事就是用矿灯把山茱萸树下的天麻窝照看了一边,见上边覆盖的枯树叶还是老样子,便舒出了一口气。

来到棚子前,郑副强冲着大山吆喝了几声,又用矿灯朝四周照了照。夜已经黑定,雪白的灯光在夜空中显得格外的明亮。这是他向野猪发出的信号:今夜有人在这里看着,你们不要来了。忙活一阵后,他把唱戏机挂在棚子前的小树上,打开了快关:“辕门外三声炮如同雷阵,天波府走出了我保国臣……”“穆桂英”的声音使这黑黢黢的山夜不再寂寞。

不是郑副强爱听戏,他是用唱戏机的声音来吓唬野猪的。过去看野猪,他用一截空了芯的干枯树当梆子,睡一会儿起来吆喝几声,再用木棍敲上一阵子。这样一夜得起来无数次,折腾得人睡不好觉。去年,一次夜里实在困,睡过了头,狡猾的野猪进了天麻地,一连拱开了好几窝天麻,让他蒙受了不下千元的损失。第二天,看到野猪未吃完的白花花的天麻,他心痛得掉下了眼泪。那次教训后,郑副强便想到了老年人们听戏的唱戏机,买了一台。白天充满电,夜里一连能唱几个钟头,郑副强这才能睡半夜安稳觉。忙完这些,郑副强在棚子前的一块石头上坐了下来。

夜很静,除了唱戏机的声音和草丛里小虫子的叫声,没有其他声音。这个时候,是郑副强最惬意的时候,他可以放下一切去想自己的心事。

他过去一家人住在这大山上,离现在居住的亲戚家有三四里,一条羊肠小道和外界相同。交通不便,没有产业,就那一片山坡地,一年忙到头,还顾不住全家人的几张嘴,眼看儿子一天天长大,还没钱在山下盖房子。地养活不了一家人,赶集购物不方便,一家人实在在山里呆不下去,正好住在本组较为集中的地方的亲戚搬到集镇居住,他一家就搬到亲戚家,山上的房子便倒塌了。要不是精准扶贫开始,被评为贫困户,他家到现在还没房子住。

去年,桑坪镇政府在集镇易地搬迁安置小区给他分了一套房子,一家人欢欢喜喜搬了进去。驻村干部老罗和帮扶责任人小赵多次上门鼓励他发展产业,他就利用政府给的扶助金发展中药材天麻种植。他把天麻种在山茱萸树下,山茱萸的树冠可以给天麻遮荫,种天麻又能为山茱萸除草、松土,天麻、山茱萸都长得好。去年,他种的天麻卖了两万多元,山茱萸卖了一万多元,还有9箱蜜蜂,收入了8000多元。挖药、采红香菌进项七八千……郑副强家变了样儿。郑副强虽然搬到了山下,但还每次回山里都在亲戚家的房子里住着。

前几天,儿子在外地打工回来了,别人给找了个对象,两人见了面,也没啥意见;这连续几个月“三个一”讲评会,由于一家人勤劳能干,他都被村脱贫攻坚组授予红旗;昨天,他扒开一窝天麻窝上的树叶,一排刚长成形的天麻箭头露出了地面,直愣愣、水灵灵的,喜坏了人……想到这些,郑副强笑了。

夜深了,蚊子开始肆虐,郑副强站起身,抻了个懒腰,从床头搬下当枕头的那截空芯树,敲了一阵子,又对着山野吆喝了几声。在这空荡荡的夜里,郑副强极力制造出声音,制造出有人的热闹,去吓唬躲藏在老林深处虎视眈眈盯着这里的野猪。野猪鬼机灵着呢,你一不小心,它就会给你一个突然袭击。忙活了一阵儿,郑副强钻进棚子,把防蚊子的帘子拉上。

郑副强前半夜把看野猪的任务交给了唱戏机,后半夜他不停地起来,发出动静。就这样折腾了一夜,天刚麻麻亮时,郑副强却睡着了。睡梦中猛然听到有响动,以为是野猪来了,他一下子爬了起来,原来天已大亮,妻子送饭来了。郑副强腼腆地笑了笑:“我当是野猪来了?!逼拮右残α耍骸耙怯幸爸?,看你睡得那么香,野猪早把天麻拱吃完了——快吃饭吧,吃完了咱们就在山上捡菌子。昨夜露水大,红香菌准出得好?!?/p>

棚子外,放着妻子带来的两个篓子。天空很蓝,山林湿漉漉的,白色的雾气在山间飘荡。昨夜平安无事。郑副强走出棚子,深深吸了口甜丝丝的凉气,感到身上每个毛孔都透出舒服。吃了饭,便和妻子挎着竹篮钻进了布满露水的山林。

二维码

(扫一扫)
关注中国农网

返回顶部
可以挣钱的软件 587| 25| 759| 349| 676| 714| 187| 554| 92| 157| 419| 510| 943| 640| 758| 298| 771| 955| 35| 535| 36| 602| 957| 668| 38| 131| 723| 277| 357| 555| 754| 979| 665| 181| 512| 475|